今天去办公室看到老师果体,灵魂受到冲击求安慰! 作者:vampire_j【完结】(94)

2019-10-04  作者/标签:vampire_j 论坛体


  这种一百万的盘就不要拿给我看了,小钱。
  喜欢吃这家川菜?好的,小王,来把这个餐厅收购了。
  之类的……
  Q说LZ对财经专业肯定是产生了什么重大的误解,还说LZ以后肯定是那种被女上司吃豆腐的性感小会计,其他撇开不说,LZ只抓住了Q话里的重点就是“性感” 两个字,又缠着Q要亲亲直到把他惹毛为止。
  总之考完(出成绩之前)的生活真是幸福啊,开心地瘫成一团 ~( ̄▽ ̄)~
  泥萌也来和LZ瘫在一起吧,懒……
  【Q的树洞】
  我叫秦学彬,今年29岁,在职高中数学老师,家庭成分单一,父母双亡,有一个亲生哥哥,名叫秦学翼。
  我爸活着的时候是一个挺矛盾的人,自从某年认识了几个“大师” 之后,张口闭口都是佛学修行,一副要用超脱世俗感悟万物的德行,但是动手打我妈和我们的时候倒也是一点不含糊。
  我年纪小一点,我妈不护着的时候我哥也会护着,所以挨打的机会少,除了放学后不想回家之外也没什么别的感想;我哥是反抗型的,不但要保护我还要保护我们妈,挨揍最多;我妈嘛……她只会讨好我爸以及挨打之后哭着告状闹离婚,但是哭完后一点记性也不长,反而更加害怕我爸。
  我爸早年是做房地产的,刚好赶上了最热的几年,赚了一些钱,他的兄弟几个和他一起合伙做生意,贪了他不少便宜,但他都没计较 —— 不喝酒的时候他是属灵属佛的,但喝了酒之后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。我哥说这很正常,越是缺什么的人越是在这个方面大张旗鼓,脾气好的人才不会每天扯淡什么放下什么气。
  所以有时候,性格定律真的不是很准,你看我和我哥都是在家暴环境下长大的,但是都没什么创伤的脆弱感,学佛修行和暴力酗酒也不冲突,而作为我自己来说,也不见得因为父亲是个酒鬼而讨厌喝酒。
  后来有天在学校,还没下课呢我哥就到我班上来,当着全班同学和上课老师把我带走了,他说爸爸酒驾撞了,妈妈也在车上。
  在说这一切的时候,我哥很平静,我听的也很平静,甚至分神想了一下为什么大白天的就酒驾了,到了医院后已经到场的二叔看见我还欲言又止,但我哥说“我已经告诉他了”。
  “爸妈怎么样了?” 我记得我问。
  我哥说:“都死了,好像是当场死亡,” 他看向护士求证:“是当场吗?”
  护士愣住了,然后点点头。
  于是我哥也点点头,冲着我说:“是当场。”
  拜托我自己看得见好吗。
 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为爸妈去世流眼泪,因为我哥一直没哭,所以我也忍着没哭,现在想想,也许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  我爸酒驾不但赔上了自己和妻子的命,还撞了两辆车,我们全责,民事调解,赔了很多钱,顷刻间家里大小亲戚全都消失,直到几年前舅舅的儿子差几分上我在职的高中,才第一次联系了我。
  我让他滚。
  我不让他滚我哥可能会让他死,他最烦我家亲戚纠缠我。
  我哥一向情绪比较激动,这一点可能跟我爸像,他甚至不需要喝酒就可以切换,简直跟好莱坞惊悚片里的多重人格一样。
  比如那一次我夜不归宿,凌晨回家的时候他就疯了。我素来知道他神经病,也了解他病态的占有欲,他一边毫无原则的溺爱作为弟弟的我,一边疯狂地控制我、限制我,这真的很让人疲惫。
  我越是年纪大,越是不受控,他就越神经质。所以回想那天我累得要死回家发现他在歇斯底里的时候,再刺激他确实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。
  你看,你越和一个人相爱,越和一个人熟悉,就越知道他们的弱点在哪,要怎么戳会让他们更痛。
  我嘴贱这毛病不知道像谁,但总让秦学翼很痛。
  他受不了我生命中有别的人,受不了我对他说恶毒的话,但最受不了说要离开他。
  所以他也让我很痛,身体上的,各种意义上的。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