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:晋咸【完结】(9)

2021-03-03  作者/标签:晋咸
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苏珏笑了笑,拱手行了一礼道:“侯爷若不嫌弃,进屋一坐。”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楚云祁还礼笑道。
    屋子不大,推开木门,一道影壁映入眼帘,绕过影壁是一个小小的院子,一条石子路简简单单铺开来,通向宅子后面的三间竹屋,屋子旁种了些绿竹。
    苏珏回过头,向楚云祁浅浅一笑,道:“侯爷随我来。”说着带着楚云祁来到中间的竹屋内。
    屋内摆设很简单,东首绿纱窗下摆着一张木案,案上放着盆兰花,木案右手下方放着一风炉,南边放置着一竹木木厨,想来是苏珏平日里招待客人的客室了。
    “寒舍简陋,侯爷莫要嫌弃,请坐。”苏珏行了一礼道,请楚云祁在木案北侧坐下。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
    楚云祁摆摆手,随意散漫地坐了下来,他用胳膊肘支撑着看苏珏忙活。
    焚香除尘之后,苏珏转身从竹橱里拿出一绛紫色砂壶,楚云祁坐起身拍手叫好道:“好一个紫薇绛砂壶!”
    苏珏看向楚云祁,清浅的眸子闪了闪,他将壶放在一边的木架上笑道:“侯爷好眼力。 ”
    楚云祁微微一笑,并不接话,他正襟危坐,神情肃穆端坐在垫上看着苏珏。
    苏珏又从橱内拿出一个小坛,向壶里添了水,接着将木炭用小木锤敲碎,投入风炉,点燃之后将砂壶放上。

推荐本书

    在煮水的当儿,苏珏从橱柜中拿出一竹盒和两只茶杯放在木案上,楚云祁拿过一杯子,只见杯身棕黑,小篆刻字“兰君”,楚云祁细细看了一会问: “这杯是用何木制成?”
    “逍遥谷的老槐树。”苏珏答道。
    待水沸如鱼目,苏珏取出少许盐投入沸水之中,楚云祁浅笑,没一会水沸如泉涌连珠。
    苏珏从水中取出一瓢,左手拿过竹夹,右手别过衣袖,轻轻搅动沸水,之后将木盒中的茶投入沸水中,一股清润的香味传来,楚云祁闭眸深呼吸道:“好清爽的茶香!”
    水三沸,势若奔涛,如雪浪般的茶末开始漫延,苏珏拿过刚才取出的二沸水轻轻点在茶末心,随后除去浮在水面上的黑色沫子,提壶,别过衣袖,一股清亮的茶水落入杯中,苏珏捏了茶杯递给楚云祁笑道: “侯爷,请。”
    楚云祁接过,放在鼻前轻嗅,由衷叹道:“自古绿茶配白瓷,公子别出心裁,这老槐树将茶的滋味全都衬了出来,难得难得!”他轻抿一口续道:“ 滋味鲜浓醇厚,回味无穷。”
    苏珏看向楚云祁,清浅的眸子多了份欢喜,这种欢喜是在茫茫人海中寻到知音一般的欢喜,他笑道:“侯爷不妨猜猜这水是何水。”
    楚云祁闻言又轻抿一口,细细品咋,抬眸试探性道:“水味甘冽带着些许香甜,可是梅花瓣上的雪水?”
    苏珏放下茶杯,拍掌笑道:“苏某遇茶友众,然精于鉴赏者,莫过侯爷。这水是梅花瓣上的雪封在瓮里埋在地下时隔三年才开封的。”
    楚云祁看着他,此时的苏珏温润之余多了些平易近人。
    苏珏如兰,清绝出尘,又如水,看似简明易懂,其实深不可测。
    楚云祁低头,轻抿一口茶,叹气道:“糟糕! ”苏珏不解,如水的目光看向他,带着询问。
    “今日喝了公子的茶便再也喝不下其他粗制滥造了。这可如何是好”楚云祁一脸焦急。
    苏珏先是一愣,旋即意识到楚云祁是在调侃,便瞪他一眼,半天吐出一个词:“油嘴滑舌。”
    “公子过奖。”楚云祁朗笑道。
    释迦摩尼在经历了人世间悲欢离合,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,他一路西去,将人从十丈软红中救出,自己却再也不会悲喜。
    眼前白衣公子如一股自山间潺潺流下的清泉,待人接物温软有礼,处事波澜不惊,谦谦公子温润如玉,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或者事可以让他的情绪产生波澜,说他是活菩萨,其实一点也不差。
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