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:晋咸【完结】(57)

2021-03-03  作者/标签:晋咸


    “哦?”楚云祁停下脚步,挑了挑眉,扫了管家一眼。
    “王上,您看这......相国出门前没交代何时回来......王上......”
    管家犹犹豫豫,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。
    相国一大早坐着轺车不知道去了哪里,他就是想去找也不知道上哪找去,更是不知道相国何时能回来,让楚王这么等着,他怕自己一个脑袋都不够砍的。
    楚云祁笑了笑摆摆手道:“无妨,寡人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来府上坐坐,消遣消遣。”
    管家嘴角抽了抽。
    楚王宫里奇珍异兽,丝竹管弦,消遣的东西玩意应有尽有,眼前这位难以捉摸的楚王偏偏到这个也就两进两出的园子消遣,园子的主人还不知去了哪里。
    管家压下自己心里一万个难以置信,熟练地吩咐相府的仆人做好该做的事情,尽心尽力地服侍这位年轻的楚王。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吧,寡人在书房里一个人待会。”楚云祁随手拿起书架上放着的一个竹简,翻开扫了一眼,抬眼对身旁一脸严肃的管家道。
    “诺。”管家向楚云祁行了一礼,带着仆人退了出去。
    楚云祁随手拿到的是陇南子所著《礼记》中的《大同》篇: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选贤举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。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。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,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......
    这篇文章楚云祁在五岁的时候便已经烂熟于胸,誊抄这文章的人一看就是个放荡不羁的人,字里行间扑面而来的是张扬的傲气。
    但书简做的却很细致,每一支竹干应该都是经过细心挑选打磨过得,连缀起来的麻绳也是一丝不苟拧着,和竹简上张扬凌厉的字放在一起,有点违和。
    楚云祁的目光落在竹简末页朱红色的小字上。
    楚云祁愣了愣,旋即大笑起来。
    朱笔也就写了两个字——放屁。
    干净利落地高度概括了这篇被世人视为珍宝的文章。
    那朱红色小字,隽永清秀,一看就是苏珏的字,他想象不出苏珏还有这么不合礼制的一面。
    那个任何时候都温润如玉,谦和温煦的人,是用怎样的表情写下这两个字作为评注的呢?
    楚云祁略显苍白的手轻抚那两个小字,深邃的眼眸里尽是藏不住的笑意,这样的苏珏也太可爱了吧。
    苏珏回到相府已是午时三刻,管家一脸焦急地迎上来,跺了跺脚道:“大人可算回来了,王上已经在书房等候大人一个晌午了。”
    “嗯?”苏珏刚弯腰探出轺车,听到这句话,他愣了愣。
    “大人刚走没一个时辰,王上就来府上了,吾不知您何时回来。”管家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扶着苏珏下了轺车。
    “嗯。”苏珏下了车,从车里拿出一个竹筐,往相府里走去。
    若是有要紧的事情,楚云祁绝对不会在府上等他这么长的时间。
    新法已经贯彻到各地,户籍人丁造册也已完成,新军已经组建,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,苏珏将国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没想到楚云祁此次前来的目的。
    苏珏沉吟了一会,将背后的竹筐拿下来交给管家,自己转身回了卧房,管家抱着一竹筐的桃花瓣,一脸无语道:“大人,您这出去一上午就是去采花瓣了?”
    “放到厨房去。”苏珏回头吩咐了一声。进屋后,简单洗了洗脸,换了件月白色深衣,外罩兰芷对襟广袖服向书房走去。
    “王上,臣不知王上前来......”苏珏向楚云祁行大礼,话还没说完,楚云祁便一把扶住他,笑着打断:“寡人也没什么事情,本想着过来和相国喝喝茶消遣的,相国如此就太见外了。”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