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:晋咸【完结】(30)

2021-03-03  作者/标签:晋咸


    “圣人不易民而教,智者不变法而治。因民而教者,不劳而功成。今若变法,只恐天下非议,云弟慎重。”
    “三代不同礼而王,五霸不同法而霸。礼、法以时而定,制亦各顺其宜。天下非议。乃下里巴人之于阳春白雪,不子理睬便是。”
    楚平听罢,长叹一声道:“父王没有看错人啊!云弟放手去做,我定全力支持!”楚云祁点了点头,看向魏太后。
    “娘跟你舅舅、大哥一样,你放手干,谁要是有异议,那可别怪魏然刀口不认人,昭和他们在下面挺寂寞的,多一两个也热闹。 ”魏太后笑了笑道。
    楚云祁起身振袖,分别向三人行礼道:”楚云祁代楚国谢过娘,舅舅,平哥。”
    颍城竹林。
    楚国地处洛河以南,气候本就温润适宜,颖城位于湘庭泽以南,更是四季如春,此时虽为严冬,天空下着小雪,然在接触地面之后便融化不见,只有绿色树叶上会积着些白雪。颖城竹林,郁郁葱葱,颇有“霜雪满庭除,洒然照新竹”之妙。
    苏珏披着素白色的裘衣,白玉般修长莹润的手中捧着一手炉,坐在竹窗下盯着一盆兰花出神。
    “公子,该用早饭了。”云儿身着用精细熟麻衣制成的缌麻(古时候的一种丧服)轻手轻脚走进来唤道。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苏珏回过神应了一声,缓缓起身。
    或许是坐的太久的缘故,他起身时感到眼前黑了黑,慌忙丢开手炉扶着书案边,雕刻着凤凰纹理的手炉滚到一边,云儿大惊,上前扶住苏珏急声唤道:“公子! 公子!”
    苏珏缓了缓,摇摇头道:  “我没事,歇息一会便好。”
    两人正说话着,屋外传来一男子的声音:“兰君在否?”
    苏珏扭头看向窗外,苍白消瘦的脸庞因莫大的喜悦染上桃红色。他急着要出去,怎奈身子过于虚弱,顿时急的连连咳嗽。
    “公子你怎么了?”云儿一边轻拍苏珏的后背,一边将书案上的茶杯递给苏珏,一脸焦急问。
    “兰君在否?”顿了一会,屋外又传来那人的呼唤。苏珏喝了口茶,调整了一下情绪,快步向屋外走去。
    竹屋外,楚云祁头戴长冠,那长冠墨色打底,红线绣绘风凰纹理为装饰,朱砂染边,剑眉斜飞入鬓,薄唇微抿,不怒自威,他身着玄黑色纩袍,依旧是红线绣绘凤凰纹理,朱砂点染,腰间挂着佩剑,那枚通身血红的玉依旧挂在腰间和肃杀的佩剑放在一起,邪魅肃杀,狂狷却不怒自威。
    在看到苏珏时,楚云祁愣了愣。未束发,墨色长发散在身后。眉眼之间多了份倦意,不知是他身上所穿之衣太素,还是光线的缘故,几个月未见,楚云祁觉得眼前人多了丝苍白病倦。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沉默下来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    风起,拂过竹林飒飒作响,苏珏垂眸低眉,振袖行大礼道:“草民苏珏参见我王。”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楚云祁上前扶着人,笑道:”几月未见,如隔春秋啊,兰君近来可好?”
    “都好。”苏珏侧身行了一礼道: “寒舍简陋,苏某不知我王前来,只能些许茶水糕点招待,我王莫怪。”说着请楚云祁进屋。
    “几月未见,兰君怎地与我生疏了?”楚云祁握住苏珏的手,笑道: “开口一个‘我王’ 闭口一个‘我王’ 再这么下去本侯可不领你这个人情了。”
    本来冰凉的手被人突然握住,苏珏怔了怔,耳尖泛红,下意识要抽回手,好在楚云祁说完那话就松开来,看向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的云儿。
    “还有你这个小鬼,怎么不认识本侯了?”楚云祁捏了摆云儿的鼻子道。云儿看了他一眼,瘪了瘪嘴默默走开,并不言语。
    楚云祁眼眸暗了暗,他这才注意到云儿和苏珏身上所穿是丧服。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