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:晋咸【完结】(157)

2021-03-03  作者/标签:晋咸


    “赵炎,你不下诏,就休怪老夫不念这些年的情意了!”惠文冷笑一声道。
    “相国,你看这......”那名侍卫犹豫道。
    “今夜子时我儿惠瑜会率军秘密包围倾王宫,以三声打更为信号,更声响起,你便打开城门,与我儿里应外合,活捉赵炎。此事要绝对机密,若是有一人走漏风声,老夫那你的脑袋祭军旗!”惠文低声道。
    “诺!”侍卫抱拳行礼道。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惠文挥挥手道。
    子夜,一轮明月朗照,不知哪棵树上栖息的黑鸦受到了惊吓,扑棱着翅膀,“呀呀”地叫喊着飞翔夜空。
    倾王撕下自己贴身亵衣的一块布,咬破手指写道:“武安君亲启:汝为倾殚精竭虑,忠心不二,然倾亏欠汝太多,炎无以回报,今将我倾精兵交与你,命汝于河西自立为王,无论发生何事都不必回都勤王。赵炎绝笔。”
    白色的丝绢上,鲜血如彼岸花般一点点晕染开来,字字泣血,赵炎细细浏览了一遍后,唇边带着淡淡的微笑,他小心翼翼地将丝绢折好,递给面前眼角带泪的平阳公主笑道:“哭甚?快些带着这封书信去河西找武安君,再迟就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 “哥哥!”平阳扑到倾王怀里,失声痛哭。
    倾王温柔了目光,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:“我大倾对不住景明,是兄长不好,当初没把他绑到这王位上来。”说罢,推开平阳,神色严肃下来,他厉声道:“你还不走?!”
    平阳咬了咬嘴唇,将信揣在怀里,再次深深地看了眼赵炎,转身跑了出去。
    忽听得外面一阵刀剑碰撞的乒乓声,倾王眼神一凛,他站起身看向窗外,只见窗外火把闪动,嘶喊声此起彼伏,刀光剑影掠过窗户闪在赵炎脸庞,赵炎惦记着平阳公主,当下拿起王剑就要冲出去。
    朱门被一脚踢开来,身着盔甲的士卒鱼贯而入,很快便将赵炎包围在寝宫中央,惠瑜朗笑着跨进寝宫,他的身后,两名士卒架着绑起来的平阳公主。

推荐本书

    “王上,您这是要去哪啊?”惠瑜笑道。
    “放过平阳公主,让她走,寡人任凭你们处置。”赵炎冷声道。
    “哎呦,看不出王上如此爱护自己的妹妹啊。”惠瑜不知道平阳公主身上带着一封十分重要的书信,只当是倾王心疼自己的亲妹妹。
    “寡人再说一遍,放过平阳,让她走。”赵炎咬牙一字一句道。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放呢?”惠瑜在平阳的脸上摸了一把,不怀好意地笑道。
    “让我和妹妹说几句话。”赵炎眼眸闪了闪,他作出让步。
    惠瑜挑了挑眉,耸耸肩道:“有何不可?”
    赵炎深吸了一口气,他缓缓走上前,伸手轻抚平阳的眉眼,看着她眼眸道:“芊儿,若有来世,你我都不要生在这王族。”
    赵炎说这话的时候,手沿着平阳光华白皙的肌肤缓缓向下移动,惠瑜睁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着倾王,这个禽兽不如的王上连自己的亲妹妹也不放过么?!
    就在众人不知该上前阻止还是站着不坐视不管的时候,赵炎飞快从平阳怀中拿出叠好的丝绢,迅速起身夺过一士卒手中的火把,柔软的丝绢很快便化为一缕青烟,赵炎苦笑着看着平阳,平阳很平静地点了点头,在众人惊愕中,赵炎拔剑刺进平阳的胸膛后,眼睛不眨一下,再抽出血剑自刎。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都做的十分迅速,惠瑜还没想清赵炎到底烧了什么东西,等回过神,两人已经气绝。
    惠瑜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平阳公主和倾王,半晌没回过神来,他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 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,映在倾王惨白的脸庞,他的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    就这样吧,寡人本想将血书和我的妹妹平安送至你身旁,怎知世事难料,我的将军啊,你要多保重,寡人会化作人间的明月,守护在你身边。
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