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:晋咸【完结】(11)

2021-03-03  作者/标签:晋咸


    第4章 湘庭水云
    楚国鄢城。
    楚国地广千里,不周山盛产铜铁矿,湘庭大泽物产富饶,真乃上天所赐丰饶之地,楚人更是富甲天下。
    且看这楚国王宫——猩红毛毡着三十六级白玉阶直铺到车马广场,殿外平台上的两只大铜鼎庄严肃穆,殿内粗大的香柱升起袅袅的青烟,六十四排编钟庄严地立着,气势恢宏。
    宫外车马辚辚,身着绘有不同凤凰图案的大小官员陆陆续续入殿。
    楚人将凤凰视为自己的祖先,因此但凡有身份的人都喜穿着绣有凤凰图案的衣服,与凤凰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太阳也被人尊称为“东君”。
    卯时钟声刚刚敲响,殿前的给事中长声高呼:“卯时正点,楚王登殿朝会——”
    座中朝臣齐齐拱手一呼:“参见我王!”目光齐刷刷聚向了王座后巨大的雕刻有凤凰图案的木屏。
    肃然无声的寂静中,屏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,头戴王冠的楚王走至王座前,扫了一眼众臣子,道:“诸位大臣,寡人今日朝会是有一件喜事要说与诸位。”楚王笑着,示意一旁拿着奏折竹简的给事中念给众人听。
    只听那给事中念道:“父王容禀:臣于近日治罪一王城来的富商,得其家产,已登记在册。罪人奚十三有堂屋一间,卧室二间。门前桑树十株,陆地牧马二百蹄,牛蹄角千,千足羊,泽中千足彘,黄金万镒,白壁千双……儿臣楚云祁顿首。”
    位列文臣之首的楚相昭和脸色大变。
    那奏折中所谓的富商不正是赵夫人派去监视三王子楚云祁的卫三么?这才不到一年,就露出马脚不成?
    一想到卫三有可能对楚云祁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昭和就冷汗淋漓。
    权臣和后宫勾结,这可是要判车裂之刑!

推荐本书

    不过,昭和到底是楚国的相国,这一切还未查明,他不能自乱阵脚,以防落下口实,当下镇定自若地坐着,一言不发,自会有人替自己发问。
    果不其然,二王子楚明在给事中念完奏折后便迫不及待地出列道:“父王,三弟奏折中所述之人是孩儿的救命恩人,性子虽然拿不上台面,但绝不会像三弟所说的嚣张至极不将王室宗族放在眼里,请父王明察。”
    楚王听罢皱了皱眉,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范夤,此次运送是由他亲自前来。
    范夤坐起身行大礼道:“王上,于旬日前,卫三所乘之车冒犯了侯爷,使侯爷跌至泥中,之后他非但不予道歉,还命其车夫鞭打侯爷。王上明察。”
    朝臣哗然,啼笑皆非,这楚国的三王子也太胡闹了些。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
    楚王眉头皱的更深,本想借此朝会向向朝臣赞许楚云祁一番,结果竟是因为此小小一件乌龙事,那个儿子还是不让自己省心啊。
    昭和听闻后长舒一口气,心里冷笑道:“那不成气候的小子,本相高台他了!可笑之至!”
    于是,一直未讲话的他起身出列道:“王上,颍乐侯此番任性行事,老臣深觉不妥啊。”
    楚王揉揉眉心,缓缓道:“此事寡人会派使臣查明情况,散朝!”说完,楚王起身离开。
    静泉宫。
    “看看你那儿子做的好事!”
    楚王一脸怒气跨进静泉宫,在木椅上坐下。
    楚云祁的生母魏氏正静坐在窗前做刺绣,见楚王气冲冲进来,忙起身替他倒了杯温茶,递至楚王面前,软声道:“王上莫气,云儿淘气您是知道的,不知这回他又做了什么混账事惹王上动怒,臣妾替云儿负荆请罪。”
    楚王看了魏氏一眼,这个女人有着不同于其他妃子的气魄和智慧,识得时务又乖巧可人。
    楚王长叹一声,缓缓起身在窗前立定,良久喃喃道:“云儿是他最喜爱的孩子,寡人怎么舍得让云儿受一点苦?他是寡人最爱的人,寡人怎么舍得让他呆在这腥风血雨的楚王宫?”
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